随着经济全球化,国际市场和社会需要全方面人才。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注重培养学生举一反三,实际动手的能力。传统的课堂更侧重于学生对知识的被动接纳,而忽视了实际操作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哪些新的教学模式可以提升孩子们的实际能力,成为一个合格的国际公民呢?

走进探究式(IBL)课堂

在美国科罗拉多州Casey中学的一节科学课堂里,老师先是问了一个非常模糊广泛的问题:你会推荐你的外地朋友去城镇的小溪里玩吗?

 

围绕着这个问题,学生们先开始查找一些书面资料并进行讨论。这些资料通常指他们的教材,和他们自行进行的线上搜索。
而这期间,老师作为一个辅助角色,提供给学生们一系列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的资源。这些资源可以包括网上资源、辅助问题和老师自身经历去帮助学生进一步回答问题。老师的主要目的是让学生们去反复思考,并自发的提出更多问题。如果不适合,到底是哪里有问题,是不是因为溪水的质量不适合玩耍?而我们又如何得知溪水的质量?
之后的一步,学生们要亲自去小溪做相应的实验、测量和采集数据,讨论出来的衍生问题,帮助回答老师最初提的问题:小溪是否可以作为玩耍地点?
在学生们采集完所有数据之后,将以小组的形式尝试分析这些数据,这些数据是否能回答了问题,如果没有是因为什么原因?学生们也将搜查到的所有资料收集起来,做成一种集合文档(像ppt或是脑图)分享给全班。在得到班级其他学生的反馈之后,学生们将再次对问题进行讨论,我们的实验做的是否合理,是否给出了充足的证据证明小溪适合玩耍。
整节课下来,孩子们始终处于一个专注而又活跃思考的状态,不需要任何人的督促,自发的去学习并尝试去解决实际生活中的问题。而这也是IBL课堂最为显著的特点:培养了学生们动手能力、思考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这也是一个合格的国际公民面向未来全球化市场需具备的条件。总结下来,一节生动的探究式学习课堂关键点有:

01

学生作为一个活跃的学习者,去主动发问、探索以及尝试去回答一个与他们生活相关的问题
02
老师作为辅助对象,并不强硬的灌输难以理解的知识,而是引导学生去理解一个复杂的现象
03
探究式课堂提出的问题与学生们的日常生活相关,鼓励他们把教材跟真实案例联系在一起
探究式课堂是围绕探究式学习(Inquiry-based learning)而展开的课堂教学方式。它的中心便是探究式学习 —— 一种自我学习方式。

 

什么是探究式学习(IBL)

探究式学习是学生在自主学习的基础上进行更进一步的高层次学习方式,着重培养学生创新和实践能力。它被广泛运用于科学课程教学、国际研究和项目开发,以及被现代教育家们搬入课堂进行实质的教学。所谓探究,包含探讨和研究。探讨就是探求学问、真理和根源;而研究指的是研讨问题,追求根源和解决方案。而在这种学习方式的基础上,探究式课堂便是它的实际应用。在一个探究式课堂上,学生遵循跟专业学术人员探索实践问题一样去巩固自己所学到的知识。学生们需要在教师的启发下,用类似科学家研究的方法去获取知识、应用知识和解决真实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学生既需要独立自主学习也需要同伴合作讨论,以理论知识为基本探究内容,去参考周围世界和实际生活,去尝试解决问题。与传统学习不同,它更像一个发现新的因果关系的过程,学生自己制定假设和实验,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进行探究和观察。它主要目的是让学生学习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涉及到解决问题的应用能力。探究式学习强调学生的积极参与和发现新知识的过程。

常见的探究式学习步骤
探究式学习方法非常灵活,他们大部分都从定位一个主题出发,在过程中强调学生要主动进行反复思考及探究。
图片翻译自:Pedaste, M. et al., Phases of inquiry-based learning: Definitions and the inquiry cycle
就像Casay中学的科学课程一样,老师先提出了一个广泛的问题:我们小镇的小溪是否适合介绍给外地朋友。以这个问题为引子,孩子们开始搜查各种资料,进行实地考察并且测量收集数据。在最后得出结论,并展示给班级的其他学生。最重要的是,在IBL学习过程中,学生们一直在反复思考问题并与他人进行讨论。

IBL的好处

我们都知道,孩子们是天生的探索者、学习者;他们对于世界有太多自己的奇思妙想,以及一颗总是在随时发问的好奇心。探究式学习并不会削弱学生们这种独特的天赋。学生们会对自己手头的学习任务充满了热情,积极地和老师同学们分享学习成果。虽然有些人认为探究式学习很容易从课堂教学目标中“跑题”,或者认为探究式学习并不是一个最“高效”地完成教学目标的方法,但其实探究式学习是可以帮助学生提高对核心概念的理解的。这是由于好奇心对大脑的影响:当一个概念引起人们的好奇时,海马体——大脑中负责记忆产生的区域——的活动就会增加。当学生对某一特定话题表现出比平时更强烈的好奇心时,他们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通过提问来进行探究活动来满足好奇心。根据心理科学协会(Association of Psychological science)的一项研究,这样做,学生们可以有效地记住在探究式课堂中收集到的重要信息。
通过探究深入一个知识点,学生现在接触的不再只是一个简单的规则,想法或公式。这是因为提出开放式问题,并通过独创的策略来解决问题的过程,让学生掌握了学习的自主权。在老师的指导之下,他们能够通过自己的方法和思维方式来建立对知识点的理解。研究发现,探究式学习方法不仅可以提升学生们的科学素养技能(Science literacy skill),也能提高他们的自信心。科学家们通过比较学生在生物实验课上分别用IBL和传统教学模式学习,发现在IBL模式下学习的学生在科学素养能力和处理能力(process skill)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学生们也对于自己的能力更加自信,更乐意在教室外使用科学素养能力。探究式教学的重点是让学生超越一般的好奇心,进入批判性思维和理解的领域,教师们的角色往往起着最主要的作用。他们必须鼓励学生提问并在调查过程中支持他们,理解何时开始以及如何组织一个探究活动。通过使用指导研究、文档分析和问答环节等方法,教师们通常运行以下形式的查询活动: 案例研究、小组讨论、研究项目、实地考察(特别是科学课程)。无论使用哪种形式,它都应该允许学生自发的开创解决开放问题的独特策略。

比较:IBL vs PBL,PjBL

除了这次主要介绍的探究式学习(IBL),常见的自主学习方法还有问题式教学法(PBL)和项目式学习(PjBL)。与IBL类似,PBL和PjBL都是从皮亚杰(Jean Piaget)的建构主义理论(Constructivism theory)延伸出来的学习方法。三种学习方式都是采用以学生为中心(student-centred)的教学模式,提供给学生一个积极的、围绕真实世界案例的课堂环境,允许学生进行自我学习、探究、运用自身经历和与他人合作。

PBL (Problem-based learning)

问题式教学法(PBL)与IBL极为相似,是IBL方式的延伸。PBL要求学生先提出一个问题,在老师的指导下通过调查研究,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它更侧重于鼓励学生体验一个学习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生需要去多次进行调查、测试和发现,以便找到最可行的解决方案。

“它(PBL)使学习者能够进行研究,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并应用知识和技能开发一个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方案,”(John Savery, 2006)
PBL更能涉及到一种团队协作的方式,去解决一个具有多种可行方案的开放性问题。学生也有机会运用理论知识与技能去解决现实问题。

PjBL(Project-based learning)

项目式学习(PjBL)主要注重在一个长期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学生有机会去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并产出一个真实的产品。它鼓励学生进行设计方案、解决问题、批判性思考问题和调查研究。

它(PjBL)指在将学生置于作为工作者的环境中学习。在这种环境中,学生可以学习协作、运用批判性思维、书面和口头交流技能,以及培养强烈的职业道德价值观.”(Pearlman qtd. in Boss, 2011)

总结

IBL作为一种新兴的课堂模式,在国外被广泛运用于中小学,和高等教育的课堂上。读透书本只是IBL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怎么去把学到的知识运用到生活中来,去解决现实问题。IBL不仅仅保护了孩子们的好奇心和创新力,而更进一步的利用这种天赋,鼓励他们去探索更多未知的谜团。下次我们将会介绍一个PjBL课堂,看它又是如何区别于一个IBL课堂,又能带给孩子们怎样不同的体验。

参考文献:
Gormally, C., Brickman, P., Hallar, B. and Armstrong, N., 2009. Effects of Inquiry-based Learning on Students’ Science Literacy Skills and Confiden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3(2).
Guido, M., 2017. What Is Inquiry-Based Learning: 7 Benefits & Strategies You Need To Know. [online] Prodigygame.com. Available at: <https://www.prodigygame.com/main-en/blog/inquiry-based-learning-definition-benefits-strategies> [Accessed 26 October 2020].
Kimberlin Education. 2018. IBL, PBL AND PJBL, WHAT’S THE DIFFERENCE?.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file:///Users/alice/Desktop/IBL,%20PBL%20and%20PjBL,%20what’s%20the%20difference%3F%20-%20Kimberlin%20Education.webarchive> [Accessed 21 October 2020].
Pedaste, M., Mäeots, M., Siiman, L., de Jong, T., van Riesen, S., Kamp, E., Manoli, C., Zacharia, Z. and Tsourlidaki, E., 2015. Phases of inquiry-based learning: Definitions and the inquiry cycle. Educational Research Review, 14, pp.47-61.
现代教育理念下探究式学习的应用实践,陈贵建
探究式学习方式,闰淑平
作者:马嫣婷,陶旋姿编辑:陶旋姿
随着拓麻歌子在1996年出现,科技游戏产品的时代开启。直到今天,智能游戏已不限于语音识别软件、触摸或动作传感器或是电脑、手机上的游戏。玩具、传统游戏和电子媒体正在无缝结合集娱乐、信息、教育和玩耍为一体的极佳体验。这给了孩子们更多在学习和娱乐上的可能性。乐高基金会在2020年6月份关于儿童、科技与玩耍(Children,Technology and Play)的报告中提到,科技产品带给了孩子们不一样的学习和玩耍方式,并且可以帮助他们在学科学习、社交能力、认知能力和身心健康等方面更全面的成长。但科技游戏会替代传统的玩具等产品吗?我们又应该期待它给我们带来哪些惊喜?
科技游戏产品会取代传统玩具吗?
玩传统积木可以促进儿童的语言、认知图式和冲动控制能力,而操纵电脑屏幕上的方块,比如经典游戏俄罗斯方块也可以提高同样的能力。我们是否可以假设,在未来的日子里电子玩具和数字游戏将会彻底取代或超越传统玩具带给孩子的体验?研究表明,技术增强的玩具改变了传统玩具的启示性(affordance),但是电子玩具和数字游戏不会取代传统玩具和游戏。数字游戏跟传统游戏具备相同的基本功能,他们都一定程度上的帮助儿童管理自身情绪、为他们提供刺激与新鲜感、帮助他们处理社会关系和自我表达能力。

Bergen(2004)对一群3到5岁的男孩和女孩进行了观察,孩子们分别玩“会说话”(电脑芯片增强)和“不会说话”的救援英雄任务(有消防员、警察的角色)。玩耍中,孩子们对待两种玩具的方式是相似的。虽然孩子们会重复有语言玩具说的话,但是在自由玩耍中,大多数人使用的动作和语言与使用无语言玩具的孩子是一样的。

任何形式的玩具与游戏,不管是在电脑上还是在操场上,都对儿童有着强大的吸引力。此外电子玩具和数字游戏拓宽了童年的游乐方式,但是无法完全取代传统的游戏,比如玩沙子、戏剧表演、讲故事等。

当然,科技游戏也有其独特的优势
虚拟游戏使那些成本过高,过于危险、困难或不切实际的,无法在现实中进行的活动在虚拟环境中得以实现。化学实验室是出现安全隐患较多的场所之一,老师们因为不放心也尽量取消了那些可能会造成事故的实验,减少了学习的趣味性。而线上的虚拟实验可以让学生们安全地完成学习体验。
这是一款线上的化学虚拟实验APP,通过虚拟操作可以呈现出相应的化学反应,这样既保护了孩子们的自身安全,有同时保证了化学实验的趣味性。
还有现在比较火的健身游戏。在恶劣天气影响下,户外运动变得不太可行,玩一些可以产生活动的电脑游戏明显比玩久坐的电脑游戏消耗更多能量。
游戏化健身设备可以让玩家通过跟游戏场景的互动,需要去完成一系列动作以达到锻炼目的。
但是,游戏带来的健身效果跟玩家的自制力和坚持有极大的关联。还有,这种类型的电子游戏消耗的能量是远达不到体育运动本身消耗的能量。室外提供的新鲜空气和阳光,也是室内电子游戏所取代不了的。科技游戏的应用非常广泛,不仅可以给孩子们,也可以作为教学素材提供给老师和家长们。课程中的视频游戏可以带来7%-40%的积极学习增长。学科知识有时是通过应用程序和游戏来传授的,而这些程序也是专为教学的而设计的。这也使得学校学习变得逐渐“游戏化”(Gamification)。而在其他时候,家长们也会去寻找专门的应用程序来帮助孩子学习。

此外,科技游戏是减少性别差异的手段之一,而这主要体现在男生女生的空间认知能力(spatial cognition)。优越的空间认知能力,是在数学和工程科学领域重要的技能之一。通过十个小时的动作视频游戏,实验人员发现,与控制组相比,实验组的男孩和女孩都在空间认知能力方面有一定程度的提高,并且女孩子比男孩子提升的要更多。

空间认知能力:人们对客体或空间图形(任意维度)在头脑中进行识别、编码、贮存、表征、分解与组合和抽象与概括的能力。(图片来源:https://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320391)
也会有另一种极端的声音,玩科技游戏产品会让孩子缺乏创造力和社交能力
有许多人提出,科技玩具减少了孩子们在真实世界玩乐的次数,剥夺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开发创造力、想象力和社交能力的机会。有些传统教育学家担心科学技术会取代更能帮助儿童发展的活动,类似户外游戏、阅读或与朋友们的交往。然而,各项研究表明,在玩科技玩具的时候,儿童并非是被动接受媒体输出的对象。相反,在科技游戏里,尤其是在他们自己设计的游戏里和玩自己设计的科技玩具时,孩子们能合理的作出自己的判断与鉴别,同时结合多种方式重新设计游戏。而目前的技术允许玩家同时在虚拟环境和现实世界里创建模型,孩子能够设计独特的玩具模型,在家里或跟朋友们一起进行复杂的设计和奇思妙想。现代技术大大减少了3D打印技术的成本和大小,3D打印将成为常见的书写工具和桌面设备。

此外,当孩子们和他们的朋友在一起玩科技产品时,不管他们在同一个房间或是只是在线上,他们都在学习如何跟他人沟通交流和与他人合作,尝试去理解他人的观点并建立同理心。线上游戏也可以帮助孩子们学会接受轮流做事,并协商如何去轮流。成年人(包括父母、祖父母和老师)的积极参与也尤为重要。当家长们积极参与时,孩子可以更好的运用科学技术去学习,这也允许父母更能注意到孩子的喜好,使他们能够提供孩子们在成长中需要的帮助。研究显示,越小的孩子越希望与家长共同完成游戏。研究也发现,尽管父母对自己的电子技术能力表现出了一系列的自信,但他们在孩子玩耍时的参与并不总是依赖于他们自己的电子技术技能和知识。也就是说,即使父母缺乏一定的技术知识,但这不应该成为支持孩子通过技术进行有趣学习、玩耍的障碍。

总结:
在科技产品发展迅速的今天,各种形式的电子产品无疑是给孩子们提供一种全新的学习方法跟玩乐形式。各项研究都表明跟孩子们产生一定互动的电子游戏和玩具更能帮助孩子们在各方面的成长。电子产品无法完全取代传统的游戏和玩具,但是通过彼此融合能够带给孩子更好的玩耍、学习体验。也许我们应该重新思考电子技术和科技对于孩子们生活的意义。

参考文献

Bergen, Doris. (2004). Preschool children’s play with “talking” and “nontalking” Rescue Heroes: Effects of technology-enhanced figures on the types and themes of play. In J. Goldstein, D. Buckingham, & G. Brougére (Eds.), Toys, games,and media. (pp. 295-206). Mahwah, 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Feng, J., Spence, I. and Pratt, J., 2007. Playing an Action Video Game Reduces Gender Differences in Spatial Cogni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8(10), pp.850-855.
Goldstein, J., 2013. Technology and Play. Scholarpedia, 8(2), p.30434.
The LOGO Foundation, 2020. Children,Technology And Play. Billund,Denmark: The LOGO Foundation.
我们都低估电子游戏了,  探月学院
性别在空间认知能力发展上的差异,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7cc4830100jcsb.html
Mitchel Resnick: Computer as paintbrush: Technology, Play and the Creative Society

作者:马嫣婷,陶旋姿

编辑:陶旋姿

图片来源:网络

创造力是21世纪的关键能力,但它不像语文、数学、英语等学术能力,能在学校进行大规模培养和标量化测试,这也是为何“创造力的培养”让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如此头疼的原因。

所以,创造力该如何培养?玩耍与创造力间有着怎么样的联系?到底怎么玩可以提升创造力?在孩子学习过程中,教师或家长可以如何通过引导来进行培养呢?

玩耍与创造力间存在什么联系?

 
玩耍性学习(Playful Learning)是创造力的源泉,更爱玩的孩子往往更有创造力(Bateson & Martin, 2013; Solis et al., 2019)。同时,创造性地利用事物也能增加玩耍性(Bateson, Bateson, & Martin, 2013)。

 

玩耍如何提升孩子的创造力?

 

玩耍为孩子们提供了多问问 “假如……会怎样?”的机会、让他们发现问题并想象可能的解决方法(Solis et al., 2019)。在玩耍中,孩子们能在人、想法、材料和世界之间形成新的联系;能创造、冒险、制定和改变规则;能在协商中学习如何与他人合作;他们会以玩耍的心态去探索并从错误中学习(Solis et al., 2019)。

 

实际生活中,玩耍能提升孩子的创造力吗?

 
在一些早期的研究中,Dansky和Silverman 通过实验发现,在完成创造力测试前被允许与不同物体进行玩耍的儿童比没有得到这种机会的儿童表现要好。儿童的玩耍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其发散性思维的能力(HowardJones, Taylor & Sutton, 2002; Whitebread & Basilio, 2013)。

 

此外, 一项考察儿童在6-10岁玩假装游戏(Pretend Play)对未来23年影响的研究结果显示,即使长大后儿童的玩耍时间变少,儿童在玩耍中表现出的想象力水平仍显著增加(Russ & Dillon, 2011; Bateson et al., 2013),且儿童在学龄前的假装游戏与青少年时期的创造力发展有密切关系(Mullineaux & Dilalla,2009; Whitebread & Basilio, 2013)。在Karwowski和Soszynski的研究中,实验结果显示出本科生进行角色扮演游戏,显著提高了他们创造力中的流畅性和独创性(Originality) (Karwowski & Soszynski, 2008; Whitebread & Basilio, 2013)。

怎么玩耍可以提升创造力?

 
1. 允许儿童按照自己的方向进行玩耍,不要进行过多计划和干预。

 

2.  成人作为孩子的合作者,而不是指导者,与孩子一起培养能力。
例如:以角色扮演游戏为例,共同培养表演时的自信心、语言表达能力等。

 

3.  把孩子的兴趣、文化环境和社区实践融入在玩耍中。
例如:家长可以带领孩子参观一下社区周围的消防站,回到家后可以通过角色扮演游戏,跟孩子扮演消防队灭火的场景。

 

4.  鼓励孩子从流行文化中,汲取现实世界相关知识,融入玩耍中。
例如:从儿童动画片《消防员山姆》和成人电视连续剧《伦敦大火》中,寻找关于“消防”的现实世界知识,将其融入在消防角色扮演中。
 
5.  允许孩子进行玩耍环境的构建、规划和开发。
例如:孩子可以自行决定在哪里玩耍、自行布置玩耍区域的环境等。

引导式玩耍中,如何培养孩子的创造力?

 

看到这,你可能对自由玩耍和创造力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孩子能在自由玩耍时提升创造力了。那对于引导式玩耍呢?在孩子学习过程中,老师或家长该如何引导,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呢?

 

1.   帮助学生认识到什么时候需要创造力,什么时候不需要。

有哪些时刻需要创造力呢?
-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
-过去的经验不能作为有用指导
-任务没有固定的规则
 

2.   模拟现实生活情境的材料,帮助学生理解生活情境与学习任务之间的相似性。

具体做法:
-引导学生关注在玩耍时的心理过程以及重复练习的重要性。
-给学生介绍不同玩耍策略,并举例说明如何在不同的情境中应用它,帮助他们将策略从原来的环境中应用到新的情境。

 

3.   帮助学生养成反思的态度,理解不同技能在特定情境或创作过程特定阶段中的重要性。

具体做法:
-当学生遇到一个创造性的问题时,可以引导他们提问自己:
*这是哪种情况?
*可以采取什么策略?
*哪种策略是最相关的?

4.   帮助学生选择、执行和监控策略的应用 。

具体做法:
-引导学生在玩耍时意识到他们正在进行的心理思考,帮助他们察觉自己对知识的应用——借助提问方式引发孩子思考:
*你现在想做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现有的资源(时间、材料等)是否足够让你去完成?
*你是否达到了目标?
*你认为是继续前进还是换个策略更好?

 

5.   鼓励学生追求新的方法,而不是依赖熟悉的反应。

具体做法:
-帮助孩子认识到自己在实施创造性策略之前和之后的情绪,并在他们完成任务时,利用这些情绪发挥他们的优势;
-帮助孩子认识到,当他们试图进行创造性的思考时,他们可能不得不面对许多混乱、冲突和含糊不清的想法,因此不能期望有一个快速和准确的反应;
-引导学生学会接受一段不确定或焦虑的时期,并理解这种麻烦对发展创造性的方法的必要性。

 

我们知道玩耍是儿童的天性,它和创造力一样,可以说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会玩或者会创造性地玩其实也是我们越来越需要具备的一种能力,可是如果没有适合的环境和发展条件,这样的能力便会渐渐消失。

 

90年代,美国关于创造力减少的托兰斯数据早已证明了危机的存在。不管是能够让孩子们自由玩耍,还是引导式的玩耍的时间和空间都越来越少,很多家长或老师越来越忽视在玩中学的影响和“留白”的作用。希望你读了这篇文章之后能够重新思考玩耍和创造力、和学习之间的关系,一起为孩子们创造更加适合成长的环境,成为富有创造力的终身学习者!
(吴楚莹,查思雨)

 

参考文献:

Antonietti, A. (1997). Unlocking creativity. Educational Leadership, 54, 73-75.

Bateson, P., Bateson, P. P. G., & Martin, P. (2013). Play, playfulness, 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Whitebread, D., & Basilio, M. (2013). Play, culture and creativity. Cultures of Creativity. Billund, Denmark: The LEGO Foundation.

Wood, E. (2009). Developing a pedagogy of play.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Society and culture, 27-38.

Solis, L., Khumalo, K., Nowack, S., Davidson, E.B., & Mardell, B. (2019). Towards a South African Pedagogy of Play. Pedagogy of Play.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终身学习实验室公众账号!

创造力,是人类应对未来人工智能时代的关键,也将会是未来区分人类与机器人的重要因素。随着现代社会、科技的发展,创造力的培养也越来越受到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的青睐。

大家可能常常会认为创造力只是产生新思想和创造新事物的能力。但创造力真的像我们所理解的那么简单吗?创造力到底是什么?什么样的人才能称之为具有创造力?创造力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点?在具有创造性的活动中,孩子会经历什么?

什么是创造力?

 

在教育界内,尽管关于创造力的定义层出不穷,但教育工作者们普遍认为创造力是创造出“原创的和有效用的事物”的能力(Hämäläinen & Vähäsantanen, 2011)。也就是说,经过创造力过程后,产出的作品不仅是要独创的,还必须是有用的。日常生活中,若艺术作品想要具有创造性,它首先需要呈现新的艺术元素,而之后必不可少的是,它要能给参观者带来有用的信息,如启发他们进行多方面的思考(Freedman, 2010)。

 

哪些人可以称为“具有创造力”?

 

能够创作和产出新产品(Karlins & Schroder, 1967)

疑问:在创造过程中,新产品的产出必须是一个“全新”作品的诞生吗?
解答:不是的!创造过程中,新作品的产生可以是一种体现方式,但除此之外,以下三种情况也是创造力的体现。大家可以自我检测,看看“自己是否具有创造力”:

  • 能够对已有的材料进行组合(Mednick, 1762)
  • 能够对已有的材料进行转化(Jackson & Messick, 1965)
  • 能够由已有的材料,演化出另一种可替代的整合方式(Schroder, Driver, Sueufert, 1966)
(学生把家里的麻将牌改造成了设计思维线上课使用的学习工具)

 

愿意操纵和改变环境

创造力的表现,需要积极的环境探索和自我生成的解决方案,强调的重点不在于已知信息的多少,而在于如何利用这些信息来处理未知的事物(Karlins & Schroder, 1967)。
难道创造力就只是上面所述的那么简单?答案是:当然不!

 

创造力还具有其他特点!

 

批判反思(Critical Reflection)

创造的过程是一个自己对自身创造过程,亦或是特定领域专家,对社会问题和以往作品的批判性反思(Freedman, 2010)。在日常创造中,我们会不断地思考和完善自己的作品;同时,某一领域中的新作品,通常都会被领域内的其他成员进行测评、批判和建议(Hämäläinen & Vähäsantanen, 2011)。所以,创造的过程,也是批判和反思的过程。

 

冒险行为(Risk-taking)

创造的过程也是一个人在思维中大胆创新和勇于冒险的过程(White, 2006)。所以,Nickerson (1999)认为,胆小和不自信不利于创造力的发展(White, 2006)。创造过程中的冒险行为,有利于孩子领导能力的培养。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会展示一些人们没有见过的作品、帮助观众以独特的方式来理解、说服他们进行思考,并接受和采取提倡的新行动(Freedman, 2010)。
(2020寒假艺创营作品)

 

社会文化联系

创造力的存在与社会文化环境是密不可分的,它的应用必须要发生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Freedman, 2010)。正如,爱因斯坦若不是生活在一个迷恋太空旅行的文化中,他不可能提出相对论;毕加索若要想画出《格尔尼卡》,就必须了解当时的艺术,以及战争时期的暴力(Freedman, 2010)。此外,“创造”作为一个学习的过程,新事物的产生是建立在旧的思想、对象和形象的基础上的;因此,创造的过程也是文化传统的一种强化(Freedman, 2010)。

 

在创造的过程中,孩子会经历什么呢?

 

创造力·六步走 (Wright, 2010)

1.进行问题的提出和解决
以美术课为例:在绘画的过程中,孩子们会自由生成不同的问题,并自行决定如何解决。当孩子发现了“如何上色才能給一张毛毯添上想要的色彩效果”的问题时,他可以对不同颜色进行混合调色。
 
2.灵活解决问题 (问题的解决不是单一的,而是多角度的)
例如:当孩子想要把一幅白天的画面变成夜晚的画面时,他可以把太阳抹去,换成月亮,也可以把天空涂成深蓝色。

 

3.进行思考和选择 (区分哪些想法更值得被强调和探讨)
例如:在绘画过程中,孩子能够决定使用哪种颜色、形状和线条,亦或是把图形置放在整个画面中的哪个地方,来更好地表现他理想的画面。

 

4.对现有的事物或想法,通过添增、删减、替代或互换进行转换
例如:当孩子看到一朵云彩像鲨鱼的形状时,孩子可以对云朵进行修改,使其变成一条“会飞的鲨鱼”。

 

5.对现有的想法进行细化、发展和改善
例如:当孩子想在图画上完善行驶的小车时,他可以给小车添加一条弯曲的行驶路线,来细化小车行驶的轨迹。

 

6.表达思维的流畅性 (在短时间内,表达出大量的一系列想法)
例如:当你提问孩子“在作画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问题”,他们可以一口气讲述出许多他们面临过的挑战。

 

长期以来,许多人可能对创造力存在着许多误解。它不像日常大众认为的、只是“新事物的产出”那样简单,也不像“天才”科学、发明家那样的高深莫测,而是非常“接地气”地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学习和玩耍中。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创造力的培养既会是家长和老师的工作关键,也会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吴楚莹,查思雨)

 

参考文献:
Freedman, K. (2010). Rethinking creativity: A definition to support contemporary practice. Art Education, 63(2), 8-15.
Hämäläinen, R., & Vähäsantanen, K. (2011). Theoretical and pedagogical perspectives on orchestrating creativity and collaborative learning. Educational Research Review, 6(3), 169-184.
Karlins, M., & Schroder, H. M. (1967). Discovery learning, creativity, and the inductive teaching program. Psychological reports, 20(3), 867-876.
White, J. (2006). Arias of learning: creativity and performativity in Australian teacher education. Cambridge Journal of education, 36(3), 435-453.
Wright, S. (2010). Understanding creativity in early childhood: Meaning-making and children’s drawing: Sage.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终身学习实验室公众账号!

作为儿童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活动,玩耍在早期教育中往往会被认为是学习的对立面。其实,玩耍对学习大有裨益,但怎么“玩”,却很有讲究。今天小编就给大家介绍和对比一下两种玩耍方式:自由玩耍(Free Play)与引导式玩耍(Guided Play),与大家一起讨论到底如何玩耍更有利于儿童的学习成长。

自由玩耍

 

自由玩耍(Free Play)是指没有成人干预和外在目标的由儿童自主控制、创造、讨论、发现和即兴发挥的成长体验(O’Brien,2002)。许多研究者们认为,自由玩耍的特点有以下五个:

 

(1)自愿性:玩家可以随意进入和离开;
(2)灵活性:玩家可以自由变换玩法;
(3)虚构性:玩耍可以与日常生活区分开;
(4)参与性:玩耍可以与周围活动区分开;
(5)趣味性:所有玩家都能享受到乐趣(Mandryk,2001)。

 

自由玩耍有别于玩具、游戏或日常玩耍。比如像踢足球和真人角色扮演都属于玩耍活动,但是,足球作为一种玩耍方式,并不涉及灵活性和虚构性,因此足球不属于真人角色扮演那样的自由玩耍(Mandryk,2001)。
(图片来源:unsplash)
自由玩耍的发展源于建构主义认知发展观,一种认为儿童世界观的构建是由儿童主动与周围环境互动和试验的结果的观念,强调儿童在学习、发展和认知中的积极性(Sim,2017)。许多研究表明,儿童从早期就开始主动参与到环境中探索、自发地提出问题、寻求解释并从自我生成的证据中学习(Sim,2017)。

 

自由玩耍的优点

 

允许不受局限性的自由探索

在自由玩耍中,孩子可以在没有被规定好的时间和环境中自愿、主动、灵活、高兴且不受局限地探索玩耍中的各个方面,比如玩具的不同功能和玩法(Weisberg,2016)。促进身体发展自由玩耍不仅有助于儿童发展运动技能(Motor Skills),还能促进脑细胞和突触(Synapses)的生长,提高脑部的神经递质和整合作用(Mandryk,2001)。之所以自由玩耍对大脑皮层脑膜的发展有益,是因为孩子们在玩耍中需要协调身体各个部位来完成跑、跳、坐、走等各种活动(Mandryk,2001)。

 

促进认知发展

自由玩耍有助于孩子们一系列的认知发展,包括语言技能、象征性思维(Symbolic Thought)、创造性思维、注意力集中、行为控制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Mandryk,2001)。在自由玩耍中,儿童可以在没有风险的情况下进行玩耍,增加了他们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学习者的信念(Mandryk,2001)。

 

促进社会情绪发展

通过自由玩耍,儿童可以在尽情表达快乐情绪的同时处理潜在的心理恐惧和过去的创伤性经历(Mandryk,2001)。此外,角色扮演对于培养儿童对环境的控制感、情感意识和与他人交往的敏感性尤为重要,且有助于丰富幼儿的情感表达和培养情感稳定性,而对于大一点的孩子,则可以帮助他们提升幽默感、自发性和保持良好的自我感觉(Mandryk,2001)。

 

自由玩耍的不足

 

学习效果不显著

由于自由玩耍没有成人干预且均由儿童自发探索,所以对于有针对性的学习目标来说,学习效率会偏低,学习效果不明显(Bonawitz,2011)。

 

局限知识学习的难易程度

其实成人的指导对于儿童复杂知识的学习至关重要,因为有些学习内容的要求可能超过了孩子们吸收和存储相关信息的能力,所以在一些缺乏成人指导的情况下,孩子们可能无法仅凭自己能力达到学习的目的(Weisberg,2016)。此外,在儿童自由玩耍时不太可能形成概念性认知(Fisher,2013)。例如,在没有成人指导下玩动物玩具时,儿童不太可能发现动物们的生物学分类。
(图片来源:宜霖)

 

引导式玩耍

 

引导式玩耍(Guided Play)是一种将自由玩耍中儿童的自主性与成人指导和学习目标相结合的学习体验(Weisberg,2016)。引导式玩耍利用了儿童能通过玩耍学习的本能,让他们在成人的帮助和被布置好的环境下表达自己的自主性(Weisberg,2016)。引导式玩耍可以由两种形式展开。第一种是以在成人设计好且突出学习目标的环境中确保儿童探索自主性的方式;例如,孩子可以在高质量的博物馆参观的同时,随心所欲地进行探索(Weisberg,2016)。第二种形式的引导式玩耍是当成人在观察孩子的活动过程中,对孩子的活动进行鼓励、提问、补充点评和扩展兴趣;例如,提出开放式的问题、进行对话式探究或当孩子们的注意力适当时插入相关的学习概念(Weisberg,2016)。
(图片来源:2019硬核科创暑期营)
引导式玩耍的灵感是从著名心理学家维果斯基(Vygotsky)提出的 “最近发展区”(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概念而来的。“最近发展区”是指孩子能独立解决问题时的实际发展水平与在成人引导下解决问题时的潜在发展水平之间的距离(Chaiklin,2003)。简而言之,在这个发展区间内成人进行的引导能给孩子在学习新技能时带来最大的帮助。而引导式玩耍是否能成功促进孩子学习的关键就在于儿童的自主探索与成人的指导是否能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Weisberg,2016)。

 

引导式玩耍的优点

 

促进儿童学业发展

引导式玩耍为儿童提供了一种有针对性的学习方法(Weisberg,2013)。许多研究表明,以儿童为中心的玩耍性教学能促进幼儿的学业发展,从而提高阅读、数学和空间思维能力等,而这些优势将会持续到小学一年级(Weisberg,2013)。

 

提高学习效果引导式玩耍能让儿童在感到足够自在和自发地去探索和提出问题的同时,限制他们为学习目标服务的选择,利用儿童的自然反应倾向,成功辅助儿童构建他们的学习框架(Weisberg,2013)。通过将儿童的兴趣和需求放在学习过程的首位、通过提出相应的反馈和探究性的问题、通过给予对儿童来说有意义的学习材料,引导式玩耍能够保持儿童学习参与性和玩耍学习效果(Weisberg,2013)。
(图片来源:2020艺创营)
促进课堂效率引导式玩耍能提高儿童学习积极性,帮助儿童调节情绪和减少压力,并减少问题行为的出现,提高学习课堂的效率(Weisberg,2013)。

 

促进个体发展

引导式玩耍有助于培养儿童执行功能技能(Executive Function Skills),如自我控制能力(Inhibitory Control)、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和认知灵活性(Cognitive Flexibility)等;有助于儿童在与成人的探究式对话中培养社交及问题解决能力;有助于儿童培养自豪感和自信心并发掘自身兴趣和特长(Weisberg,2013)。

 

引导式玩耍的不足

 

限制儿童探索的广泛度

当面对新奇的玩具或问题时,引导式玩耍中,成人的指导可能会减少儿童对与成人指导提示中不相关方面的探索和获得新发现的可能性(Bonawitz,2011)。实际应用的复杂性在实际应用中,引导式玩耍学习仍存在着许多挑战。例如,如何针对不同儿童提供良好的儿童自主权和成人指导的平衡?应该多长时间采取一次引导式玩耍进行教学?参与玩耍的儿童数量应保持在多少才能确保高质量的教学(Weisberg,2016)?

 

自由玩耍和引导式玩耍,哪个更好?

 

虽然自由玩耍和引导式玩耍都可以让孩子在玩耍中学习到新东西,但引导式玩耍会更具学习针对性和目标性,而自由玩耍更强调的是儿童在玩耍中自然而然收获的经验。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利用自由玩耍和引导式玩耍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学体验?把儿童自主参与和成人的指导相结合能为儿童的学习创造强有力的教学方法(Weisberg,2016)。费雪(Fisher)、赫希(Hirsh-Pasek)、纽科姆(Newcombe)和考夫(Golinkoff)的研究发现,当儿童积极探索加上成人提供的适当引导时,他们能够更好地理解图形的重要特征(Fisher,2013、Weisberg,2016)。这项实验研究了在自由玩耍、说教指导(Didactic-instruction)和引导式玩耍三种条件下,学前儿童在认识三角形等各种形状的性质时的学习效果。实验结果表明,
在学习效果上,引导式玩耍&说教指导>自由玩耍在知识转换能力上,引导式玩耍>自由玩耍

 

结论

 

不论是自由玩耍还是引导式玩耍,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儿童的学习。不过,像引导式玩耍可以帮助孩子有针对性地学习,形成概念性认知。在教学中,引导式玩耍这种融合自由玩耍和说教指导为一体的教育方式也能在尊重儿童自主性的同时有效促进儿童的学习,让孩子有很好的玩耍体验和学习体验。
(吴楚莹,查思雨)

 

参考文献:
Bonawitz, E., Shafto, P., Gweon, H., Goodman, N. D., Spelke, E., & Schulz, L. (2011). The double-edged sword of pedagogy: Instruction limits spontaneous exploration and discovery. Cognition, 120(3), 322-330.
Chaiklin, S. (2003). The 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 in Vygotsky’s analysis of learning and instruction. Vygotsky’s educational theory in cultural context, 1, 39-64.
Fisher, K. R., Hirsh‐Pasek, K., Newcombe, N., & Golinkoff, R. M. (2013). Taking shape: Supporting preschoolers’ acquisition of geometric knowledge through guided play. Child development, 84(6), 1872-1878.
Mandryk, R. L., & Inkpen, K. M. (2001). Supporting free play in ubiquitous computer game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Workshop on designing ubiquitous computing games, UbiComp.
O’Brien, J., & Smith, J. (2002). Childhood transformed? Risk perceptions and the decline of free play. British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Therapy, 65(3), 123-128.
Sim, Z. L., & Xu, F. (2017). Learning higher-order generalizations through free play: Evidence from 2-and 3-year-old children.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53(4), 642.
Weisberg, D. S., Hirsh-Pasek, K., Golinkoff, R. M., Kittredge, A. K., & Klahr, D. (2016). Guided play: Principles and practices.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5(3), 177-182.
Weisberg, D. S., Hirsh‐Pasek, K., & Golinkoff, R. M. (2013). Guided play: Where curricular goals meet a playful pedagogy. Mind, Brain, and Education, 7(2), 104-112.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终身学习实验室公众账号!

在这个科技发展迅速、机遇和挑战并存的时代,STEM教育(科学Science, 技术Technology, 工程Engineering, 数学Mathematics)受到来自各方的关注:2019年,美国教育部宣布将投入5.4亿全面支持STEM教育并创造更多相关就业机会。我国发布的《中国STEM教育2029创新活动计划》中也同样倡导STEM教育创新,希望能够培养出更多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人才。

在STEM教育被大大重视的同时,男女生比例不均衡的现象依旧存在。无论是学习STEM课程还是从事相关职业,男性的数量都远远超过女性。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近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全球高等教育中只有30%的女性选择了学习与STEM相关的领域。有些人认为,这样的现象是“自然规律”:男孩比女孩学习理科更“开窍”,更加得心应手。因此自然而然,更多的男孩会选择深入学习STEM知识。

现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在STEM的学习中真的会产生性别差异吗?如果有更多的女孩学习STEM,会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影响?作为家长和教育工作者,我们该如何有效支持女孩学习STEM呢?本文中我们会对大家的疑问一一作出解答。

一、有关女生学习STEM的常见迷思

 

迷思一:“女孩理科天赋不如男孩。课程一变难,女生就更难和后劲十足的男孩竞争。”

 

许多人认为男生和女生大脑结构不同:男生更擅长逻辑推理,而女生在语言,艺术上更有天赋。但许多教育学研究的调查结果都推翻了这个猜想。一项大型的研究在对比分析了超过一千多名一到六年级学生的数学成绩之后,并没有发现男孩和女孩的数学能力有显著不同。另外一项针对一到三年级的研究也同样发现,女孩的数学成绩和男孩一样好,在其他学科(比如阅读)中的表现也比男孩更优秀。而到了青春期,男孩在数学和相关空间思维的优势才慢慢出现,为什么男孩成长的过程中逐渐比女孩展现了更多STEM学习的优势?

研究人员认为,一个潜在的原因是孩子们开始意识到社会传统观念中对“男孩和女孩在数学和科学中该如何表现”的期望。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女孩对自己数学能力的评估和她们的母亲是否持有数学学习的性别刻板印象有关:母亲越是认为数学是男孩才更擅长的东西,她们的女儿对自己的数学能力就越不自信。除此之外,相比男孩,女孩的数学焦虑程度更高,对自己的数学能力的自信程度更低。当女生和男生表现出相似的数学水平,女孩也往往对自己的数学更不自信。

研究人员表示,对于STEM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 threat)大大阻碍了女生去深入探索和学习STEM知识。当女生透过社会、家长以及老师所传递的信息感受到男性在理工科所具有的“优势”,即使是优秀的学生也会产生对自己学习能力的怀疑。

 

结论一:小学低年级时,女孩和男孩在学习STEM课程未体现出显著差异。但越接近青春期,男孩体现出来更多在数学及理科上的优势。一个潜在原因是,成长过程中女孩受到更多刻板印象的影响,在学习STEM知识的时候更容易焦虑,也对自己的数学能力更不自信,即便这种刻板印象并无相关依据。

 

迷思二:“科研工作太拼了… 现在哪个女孩会主动选择做科研?

 

”美国劳工统计局预测,从现在到2030年,STEM专业人员的就业人数将经历最高的增长。但只有小部分女性会选择学习STEM和从事相关行业。微软公司和KRC研究合作完成的一项研究调查了6000名从10到30岁的美国女性,调查发现,尽管学校高度重视STEM教育,但在STEM领域扩大女孩兴趣和就业的努力并没有达到预先效果。为什么女孩不倾向于深入学习STEM和选择相关的职业?研究人员认为,潜意识里长期存在的STEM的刻板印象让女孩无法将她们的女性身份和“STEM学习者”产生联系。研究发现,当孩子被要求画一个数学家或科学家后,女孩选择画男性科学家的可能性是女性科学家的两倍。而男生几乎全都画了男性科学家。而在最近的一项教4岁儿童参与科学研究的课程中,研究人员随机分配了男孩和女孩到两个学习小组。一组被告知他们接下来的任务是“做科学(doing science)” ,另一组则被告知他们的任务是“做一个科学家(be a scientist)。”与被告知要做“科学家”的女孩相比,那些“做科学”的女孩在完成任务中坚持了更长时间。
研究人员认为,由于女孩不一定认同“科学家”这一身份,将科学和数学与他们的身份联系不能产生效果。但是女孩对于完成实际的科学和数学任务还是抱有兴趣。因此相比突出科学家身份,强调任务本身对学生完成任务有着更积极的影响。

 

结论二:人们在潜意识里长期存在的“STEM专业人员都是男性”的刻板印象使得她们对“擅长数学或科学的人”和自己作为女孩的身份产生了较少的联系。女孩对于STEM在潜意识里的不认同和排斥,可能会使她们更没有自信去追求这些领域的职业。
 

二、为什么我们需要鼓励更多的女孩学习STEM?

 

1. 多样性带来的视角能够带来更多创新

 

当更多女孩进入STEM领域,她们将会为以往以男性主导的团队带来更多的多样性(diversity)。比如男性工程师在初步设计汽车安全气囊的时候只考虑到如何保护成年男性。女性工程师引入一些新的设计,确保了安全气囊能够保护身材较小的女性和儿童,使产品的安全性得到了大大改善。由此可见,当更多女孩进入STEM领域能为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断注入创新的动力,为解决问题拓思路,解锁更多的可能性。而现如今往往创新的产品需要不同的视角、学科背景以及身份的团队成员共同参与头脑风暴,因此,鼓励更多女孩走入STEM领域可以促进团队的整体创新能力。 

 

2. 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STEM领域可以提高我国人才储备的数量与质量

 

在如今竞争激烈的全球经济中,如果想要在创新和发展中保持领先,拥有优秀的人力资源至关重要。假想我们在选拔篮球队,从100人里筛选比从50人挑选出能够发现更多具实力和潜力的选手。同样的道理,鼓励更多的女孩深入学习STEM并进入相关工作领域,能够培养出更大数量和更高质量的STEM人才。

3. 促进整体经济的发展,缩小性别薪酬的差异

 

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增加女性在STEM领域的参与度有利于经济的发展。高盛和美国银行等企业巨头的研究表明,拥有更多女性的员工公司的业绩比男性主导的公司表现更好。另外由于STEM所具有的的应用以及创新价值,目前STEM领域的工作报酬往往较高,鼓励更多的女孩从事STEM相关职业也可以间接的缩小性别薪酬的差异。

 

三、我们该如何支持和帮助女生学习STEM?

 

1. 设计更为多元的STEM内容,鼓励女孩的参与

 

虽然女孩和男孩在学习STEM上没有天赋之差,但女孩往往更容易受到刻板印象的影响,对自己的表现更加没有自信,更容易焦虑。因此,相对基础,容易上手的入门课可以帮助女孩克服的焦虑,夯实理论基础,也能够培养她们对STEM学习的兴趣和自信。不少美国的编程教育机构与中小学合作建立编程俱乐部,专门面向女孩的编程线上课和夏令营也陆续涌现(如Girls Can Code,Kode with Klossy, Girls Who Code等等),让更多女孩从小就接触到STEM的知识,以STEM为媒介,找到适合自己的兴趣爱好。
(2020硬核科创冬令营福州站)

 

2. 提供更多有趣,有实操性的STEM课程

 

微软2018年的一项调查指出,提供更多有趣,有实操性的课程能够有助于保持女孩对STEM的学习兴趣。一位受访的女生评论,“我的老师让我和其他同学一起制作了一艘火箭船模型,这让我对STEM产生了一点兴趣,因为我喜欢创造。”塔夫茨大学最新的研究也同样发现,参加建造机器人大赛能够提升学生学习STEM的自信。在比赛的过程中,学生能够运用所学理论思考和解决问题,更加深刻地体会创造的乐趣。

3. 创造更多鼓励女性学习STEM的教育社群,为女孩们提供榜样(role-models)和支持

 

随着学习STEM的浪潮席卷全球,越来越多的支持女性额STEM教育社群在逐渐建立,连接更多的在科技领域的女性工作者和对STEM感兴趣的年轻女孩。超模卡莉·克劳斯(Karlie Kloss)不仅在工作之余在大学里学习编程,还为创立了一个13-18岁女孩免费学习编程的夏令营。小编在读的曼荷莲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所女校,为鼓励更多的学生学习STEM专业,建立了完善的朋辈辅导制度,定期举办STEM领域的校友见面会。在一个脱离性别刻板印象的学习环境里,曼荷莲学院成为美国各大院校中女生获得STEM的博士学位里数量最多的学校。当越来越多的女孩看到在STEM领域女性所付出的努力和相互的支持,她们能够对自己女性身份和“STEM专业人士”产生更多的联系,因此能够意识到并克服社会对理科学习的性别的刻板印象。

 

综上所述,女孩在学习STEM知识上和男孩没有天赋上的差别,但她们面临更多来自社会刻板印象带来的挑战,在成长过程中这些来自外界环境带来的评价导致她们对学习STEM有更多的焦虑,对自己的学习表现更加不自信,以及更难对探索STEM相关的学习和职业产生身份认同。虽然打破女性在STEM领域上的天花板,实现男女平等的道路还很遥远。但通过提供更多基础,有趣,有实操性的STEM课程,增加导师和榜样,以及宣传STEM领域成功女性的故事,会有更多的女孩会更勇敢,更自信的探索STEM知识。让我们一起期待,在不远的未来,会有更多的女孩借助科技的力量去完成自己的梦想,带给这个由男性主导的领域更多的创新和可能性。
(刘玮菁,赵荻)

 

参考文献
Best Computer Science Degrees. 5 Reasons why we need more women in STEM field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bestcomputersciencedegrees.com/lists/5-reasons-why-we-need-more-women-in-stem-fields/
Choney, S. (2018) Why do girls lose interest in STEM? New research has some answers—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 Microsoft.Retrieved from https://news.microsoft.com/features/why-do-girls-lose-interest-in-stem-new-research-has-some-answers-and-what-we-can-do-about-it/
Edcor. The importance of increasing women in STEM. Retrieved from https://www.edcor.com/importance-increasing-women-stem/
Ganley, C. (2018). Are boys better than girls at math? Scientific America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are-boys-better-than-girls-at-math/
LoBue, V. (2019) Are boys really better than girls at math and science? Psychology Toda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the-baby-scientist/201904/are-boys-really-better-girls-math-and-science
Mantz, D. (2019) How do we get more girls into STEM? Build confidence (and robots). EdSurg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edcor.com/importance-increasing-women-stem/
Mount Holyoke College. STEM at Mount Holyok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mtholyoke.edu/acad/stem
Stockwell, C. (2017) Women vs. men in STEM degrees: Do we have a problem? college factual. Retrieved from https://inside.collegefactual.com/stories/women-vs-men-in-stem-degreesUNESCO. (2017) Cracking the code: girls and women’s education in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 (STEM). Retrieved from https://unesdoc.unesco.org/ark:/48223/pf0000253479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2019)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dvances Trump administration’s STEM investment prioritie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ed.gov/news/press-releases/us-department-education-advances-trump-administrations-stem-investment-priorities
《中国STEM教育2029创新活动计划》https://www.sohu.com/a/208506015_100039198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终身学习实验室公众账号!

2020年,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让越来越多地区的学生相继以在线课堂的方式开展学习。疫情之下的网课让许多学生纷纷开始抱怨:“没有教室的铃声就没有上课的感觉”,“缺少小伙伴互相督促”,于是开始“放飞自我”。由于离开了课堂,老师对学生似乎也鞭长莫及。如何帮助学生产生自主学习的动力和主动学习的兴趣,让学生不论是否身在教室,都能够保持持续的学习热情?本文中我们会从教育心理学的角度切入,与大家一起分享其策略与实操方法。

一、学习动力在高效学习中的重要性

学习动力是一种促使和维持我们付出努力的条件,也解释了人们为什么选择做任何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在学习的过程中,对于信息的记忆及加工需要付出额外的精力,而学习动力则影响着学习者的工作记忆容量能够分配给一项学习任务多少精力。

每个学习者都有着一定的工作记忆容量,但如果他们没有足够的精力集中在特定的学习任务上,他们的学习效果会大打折扣。学习者进行有意识地自我调节的学习是需要付出努力的。只有寻找到自己的学习动力,才能促使我们在心无旁骛的状态下,把精力集中在所学的内容上,花时间反复练习,串联知识点并建立更深刻的联系。

 

二、如何找到并维持自己的学习动力?

 

策略一:制定学习目标而并非表现目标

对于学习者而言,制定目标能成为激励自己学习的动力。不同类型的目标将影响学习者采取不同的学习策略。在学习中制定的目标主要分成两大类:学习目标(Learning Goal)和表现目标(Performance Goal)。学习目标(Learning Goal) 是指以学习新知识、掌握某项任务、或解决某个问题为目的开展学习。表现目标(Performance Goal)则指以展示个人能力,或在和他人的比较下取得优胜作为目的进行学习。相关研究表明,制定学习目标比表现目标能让学习者有更多学习动力,并取得更显著的成效。

一项有关企业培训课程的调查收集了员工们在学习该课程为自己制定的目标。员工们从以下三个答案中作出选择:(1)为了获得公司赠予的50美元奖金、(2)学习有助于更好完成手头工作的知识、(3)尽可能多的了解这个行业。在课程最后的结业考试中,为获取奖金而参与的员工没能通过测试。为帮助手上的工作而参加课程的员工通过了考试,分数正好超过了70%。而想尽可能多的获取行业知识的员工都以90%的高分通过。这项调查证实了只有在追求学习目标,而非表现目标时,有意义的高效学习才最有可能发生。

策略二:建立成长型思维模式 

德韦克(Dweck)和莱格特(Leggett)的研究发现,那些认为自己的能力或智力能够通过学习改变的学生,具备了成长型思维模式(growth mindset)。在面对未知的学习挑战时,他们会采取积极的学习策略,设定学习目标并付出更多努力。而那些认为自己的能力和天赋是固定的学生则从固定性思维模式(fixed mindset)思考问题。他们会根据自己过去取得的成败来设定目标,也更倾向于避免具有挑战性的学习任务。

研究表明,当学生被频繁告知一个人的学习能力是先天因素决定的,他们会发展出固定性思维模式, 从而相信能力而并非努力是取得成功的主要因素。最新的研究也同样证实,巧妙的教学设计能够培养更多的学生养成成长型思维模式。在一个计算机课程的实验中,与只教授学习策略的对照组相比,课程中若加入了有关学习对于大脑的改变的神经科学的内容,学生便更倾向于成长型思维模式,他们在学校的成绩也取得了更加显著的进步。拥有成长型思维模式的学生有信心能够通过努力获得成就,并有更多的动力为此付出行动。固定性思维则让学生相信学习由天赋主导,更没有动力去追求自己认为不能实现的目标。因此,引导学生建立成长型思维模式能感能够帮助学生在学习中保持学习动力。

策略三: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

情境兴趣(situational interest) 指的是注意力被来自环境中一些不寻常的事物所吸引。新奇的事物会带来有趣的学习体验,化学和物理课上,老师为了讲解科学原理做的课堂小实验就是很好的例子。许多研究表明,在学习情境中,相比其他信息的回想,人们更倾向于记住有趣,不寻常的信息。

除此之外,随着人们在某领域的学习沉浸感越来越强,也可能会激发对该领域的兴趣。个人兴趣 (personal interest) 与我们所做的事情有关。这种兴趣似乎是一种经验的附属品。如果我们长时间执着地追求目标,我们就会对这些目标产生兴趣。这种个人兴趣可以维持我们对长期目标的动力。它还有助于强化我们对生活和事业的选择。

当我们对与某个事物失去兴趣时,我们对它追求就会变得不那么积极,甚至可能会把努力完全转移到新的追求上。在学习情景中,情境兴趣和个人兴趣都能引导人的注意力, 从而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

(刘玮菁,赵荻)


参考文献:Shell, D. F., Brooks, D. W., Trainin, G., Wilson, K. M., Kauffman, D. F. & Herr, L. M. (2010) The Unified Learning Model: How Motivational, Cognitive, and Neurobiological Sciences Inform Best Teaching Practices

 Ryan, G. (2020). Creating Systems: How can education systems reform to enhance learners’ creativity,  The LEGO Foundation. https://www.legofoundation.com/en/why-play/skills-for-holistic-development/creativity-matters/creativity-matters-report-series/creating-systems/

 Collins, A., Brown, J. S., & Newman, S. E. (1987). Cognitive apprenticeship: Teaching the craft of reading, writing and mathematics (Technical Report No. 403). BBN Laboratories, Cambridge, MA.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Reading, University of Illinois. January, 1987.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终身学习实验室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