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力是21世纪的关键能力,但它不像语文、数学、英语等学术能力,能在学校进行大规模培养和标量化测试,这也是为何“创造力的培养”让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如此头疼的原因。

所以,创造力该如何培养?玩耍与创造力间有着怎么样的联系?到底怎么玩可以提升创造力?在孩子学习过程中,教师或家长可以如何通过引导来进行培养呢?

玩耍与创造力间存在什么联系?

 
玩耍性学习(Playful Learning)是创造力的源泉,更爱玩的孩子往往更有创造力(Bateson & Martin, 2013; Solis et al., 2019)。同时,创造性地利用事物也能增加玩耍性(Bateson, Bateson, & Martin, 2013)。

 

玩耍如何提升孩子的创造力?

 

玩耍为孩子们提供了多问问 “假如……会怎样?”的机会、让他们发现问题并想象可能的解决方法(Solis et al., 2019)。在玩耍中,孩子们能在人、想法、材料和世界之间形成新的联系;能创造、冒险、制定和改变规则;能在协商中学习如何与他人合作;他们会以玩耍的心态去探索并从错误中学习(Solis et al., 2019)。

 

实际生活中,玩耍能提升孩子的创造力吗?

 
在一些早期的研究中,Dansky和Silverman 通过实验发现,在完成创造力测试前被允许与不同物体进行玩耍的儿童比没有得到这种机会的儿童表现要好。儿童的玩耍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其发散性思维的能力(HowardJones, Taylor & Sutton, 2002; Whitebread & Basilio, 2013)。

 

此外, 一项考察儿童在6-10岁玩假装游戏(Pretend Play)对未来23年影响的研究结果显示,即使长大后儿童的玩耍时间变少,儿童在玩耍中表现出的想象力水平仍显著增加(Russ & Dillon, 2011; Bateson et al., 2013),且儿童在学龄前的假装游戏与青少年时期的创造力发展有密切关系(Mullineaux & Dilalla,2009; Whitebread & Basilio, 2013)。在Karwowski和Soszynski的研究中,实验结果显示出本科生进行角色扮演游戏,显著提高了他们创造力中的流畅性和独创性(Originality) (Karwowski & Soszynski, 2008; Whitebread & Basilio, 2013)。

怎么玩耍可以提升创造力?

 
1. 允许儿童按照自己的方向进行玩耍,不要进行过多计划和干预。

 

2.  成人作为孩子的合作者,而不是指导者,与孩子一起培养能力。
例如:以角色扮演游戏为例,共同培养表演时的自信心、语言表达能力等。

 

3.  把孩子的兴趣、文化环境和社区实践融入在玩耍中。
例如:家长可以带领孩子参观一下社区周围的消防站,回到家后可以通过角色扮演游戏,跟孩子扮演消防队灭火的场景。

 

4.  鼓励孩子从流行文化中,汲取现实世界相关知识,融入玩耍中。
例如:从儿童动画片《消防员山姆》和成人电视连续剧《伦敦大火》中,寻找关于“消防”的现实世界知识,将其融入在消防角色扮演中。
 
5.  允许孩子进行玩耍环境的构建、规划和开发。
例如:孩子可以自行决定在哪里玩耍、自行布置玩耍区域的环境等。

引导式玩耍中,如何培养孩子的创造力?

 

看到这,你可能对自由玩耍和创造力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孩子能在自由玩耍时提升创造力了。那对于引导式玩耍呢?在孩子学习过程中,老师或家长该如何引导,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呢?

 

1.   帮助学生认识到什么时候需要创造力,什么时候不需要。

有哪些时刻需要创造力呢?
-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
-过去的经验不能作为有用指导
-任务没有固定的规则
 

2.   模拟现实生活情境的材料,帮助学生理解生活情境与学习任务之间的相似性。

具体做法:
-引导学生关注在玩耍时的心理过程以及重复练习的重要性。
-给学生介绍不同玩耍策略,并举例说明如何在不同的情境中应用它,帮助他们将策略从原来的环境中应用到新的情境。

 

3.   帮助学生养成反思的态度,理解不同技能在特定情境或创作过程特定阶段中的重要性。

具体做法:
-当学生遇到一个创造性的问题时,可以引导他们提问自己:
*这是哪种情况?
*可以采取什么策略?
*哪种策略是最相关的?

4.   帮助学生选择、执行和监控策略的应用 。

具体做法:
-引导学生在玩耍时意识到他们正在进行的心理思考,帮助他们察觉自己对知识的应用——借助提问方式引发孩子思考:
*你现在想做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现有的资源(时间、材料等)是否足够让你去完成?
*你是否达到了目标?
*你认为是继续前进还是换个策略更好?

 

5.   鼓励学生追求新的方法,而不是依赖熟悉的反应。

具体做法:
-帮助孩子认识到自己在实施创造性策略之前和之后的情绪,并在他们完成任务时,利用这些情绪发挥他们的优势;
-帮助孩子认识到,当他们试图进行创造性的思考时,他们可能不得不面对许多混乱、冲突和含糊不清的想法,因此不能期望有一个快速和准确的反应;
-引导学生学会接受一段不确定或焦虑的时期,并理解这种麻烦对发展创造性的方法的必要性。

 

我们知道玩耍是儿童的天性,它和创造力一样,可以说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会玩或者会创造性地玩其实也是我们越来越需要具备的一种能力,可是如果没有适合的环境和发展条件,这样的能力便会渐渐消失。

 

90年代,美国关于创造力减少的托兰斯数据早已证明了危机的存在。不管是能够让孩子们自由玩耍,还是引导式的玩耍的时间和空间都越来越少,很多家长或老师越来越忽视在玩中学的影响和“留白”的作用。希望你读了这篇文章之后能够重新思考玩耍和创造力、和学习之间的关系,一起为孩子们创造更加适合成长的环境,成为富有创造力的终身学习者!
(吴楚莹,查思雨)

 

参考文献:

Antonietti, A. (1997). Unlocking creativity. Educational Leadership, 54, 73-75.

Bateson, P., Bateson, P. P. G., & Martin, P. (2013). Play, playfulness, 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Whitebread, D., & Basilio, M. (2013). Play, culture and creativity. Cultures of Creativity. Billund, Denmark: The LEGO Foundation.

Wood, E. (2009). Developing a pedagogy of play.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Society and culture, 27-38.

Solis, L., Khumalo, K., Nowack, S., Davidson, E.B., & Mardell, B. (2019). Towards a South African Pedagogy of Play. Pedagogy of Play.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终身学习实验室公众账号!